河南耍猴人二审改判无罪 当事人:将向警方索赔

发布时间:2015-04-14 16:22:38
河南耍猴人二审改判无罪 当事人:将向警方索赔
昨日,鲍凤山等4人拿到无罪判决书。C FP图片
昨日,鲍凤山等4人拿到无罪判决书。C FP图片

  南都讯记者孙旭阳 昨日,在河南省新野县法院内,农民鲍凤山等4名耍猴艺人从黑龙江省林区中级法院法官处,领到了宣判其无罪的二审判决书。

  2014年7月9日,鲍凤山等4人在牡丹江市街头耍猴表演时,被当地森林公安以没有“野生动物运输证”为由拘留。2014年9月23日,黑龙江省东京城林区基层法院一审判决,4人犯有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罪,免予刑事处罚。4人对判决不服,随后上诉。

  判决:黑龙江法官到河南宣判

  据了解,该案二审原定于昨日上午在二审法院黑龙江省林区中级法院当庭宣判,但鉴于上诉人身体状况及司法便民精神,最终决定于当日在河南新野县法院公开宣判。

  开庭前,黑龙江省林区中院的法官专程从东北赶到新野。昨日上午10时左右,法官宣布开庭。“庭审没有展开,法官就直接判了。”鲍凤山说。此前,鲍凤山等4人所属的新野县猕猴养殖协会曾向全国征集律师,以应对二审期间的诉讼。

  根据二审法院的判决,鲍凤山等4人被当庭宣告无罪。4人中出庭的3人领到判决书后,法官宣布休庭。3人还手持判决书供在场媒体拍照。

  鲍凤山说,在开庭前,他就隐约听说了无罪判决。而新野县猕猴养殖协会会长张俊然则告诉南都记者,他提前5天就从媒体渠道听说了判决结果。鲍凤山出示的判决书显示,其落款日期为1月9日。

  法院:可不认为是犯罪

  二审判决中,黑龙江省林区中级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鲍凤山、鲍庆山、田军安、苏国印在未凭驯养繁殖许可证向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办理运输证明的情况下,将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猕猴从河南省新野县携带至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违反了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关于运输、携带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出县境必须经省级人民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单位批准的规定。

  但4名上诉人利用农闲时间异地进行猴艺表演营利谋生,客观上需要长途运输猕猴,在运输、表演过程中,并未对携带的猕猴造成伤害,故4名上诉人的行为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可不认为是犯罪,故改判无罪。

  耍猴人:将向警方索赔

  鲍凤山表示,对二审判决结果,他和其他3名同伴都表示认可,新野县猕猴养殖协会昨日还给黑龙江省林区中院的法官送了锦旗。但是,他接下来将同律师商议,准备向在街头抓他们并拘押长达49天的黑龙江省牡丹江森林公安局索赔,“关了我们几十天,弄死我们的猴子,都得赔钱。”

  去年7月9日,鲍凤山等4人在牡丹江市街头耍猴表演时,被当地森林公安以没有“野生动物运输证”为由带到警局,随后刑拘长达30天。在取保候审之后,4人又上访索要被扣下的6只猴子,又被重新收押,在看守所里又关了19天。

  去年9月23日,黑龙江省东京城林区基层法院一审判决认定,鲍凤山等4人犯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4人被当庭释放后,去牡丹江市人民公园领猴子时,却发现6只猴子中的猴王、12岁的“阿丹”已经死亡,被存放在一个冰柜里。“阿丹”的死因至今仍是个疑问。

  千年“非遗”遇到现实难题

  河南新野猴戏,其历史可以追溯到东汉。在明清时期,新野民间玩猴就已经较为流行,并代代相传至今。2009年6月,作为一种地方民间文化,新野猴戏被评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按照规定,带猴出去表演需要有驯养繁育证、表演证和野生动物运输证。然而运输证复杂的行政审批程序让猴戏艺人望而却步,所以大部分猴戏艺人往往只有驯养繁育证和表演证。

  “我家世代都是耍猴的,没办理过野生动物运输证。”一位老猴戏艺人说,由于没有运输证,他在外地耍猴经常被驱离,但被判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被驱离不是什么新鲜事,外出耍猴的艺人几乎每天都会碰到,但被判刑还是第一次,现在大家都不敢出去了。”新野县猕猴艺术协会会长张俊然说。

  “如果上诉失败,那么没有野生动物运输证外出耍猴就是犯罪,会被判5年以下有期徒刑。”代理律师刘兆庆说,这对猴艺的传承将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此次二审判决对于新野猴戏艺人来说至关重要,耍猴艺人需要知道,没有运输证携带猴子出去表演到底是不是犯罪。”张俊然说,现在上诉胜利了,表面上看这个事情告一段落了,但最头疼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根据猴戏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殊性,简化办理程序。” 新华社